• Share on Google+
棋牌游戏:在沉默中贪婪
2019-03-28 16:40:01

棋牌游戏:在沉默中贪婪

  两年前的3月,是棋牌游戏发展最火热的时候——在闲徕互娱20亿收购消息的冲击之下,游戏公司不是在做棋牌,就是在转型做棋牌的路上。

  从业者已经很难认同「游戏是暴利行业」这样的大众认知,棋牌游戏像一条通往暴富的坦途。

  但是,仅仅在一年多之后,棋牌游戏进入了一片混沌的状态。涉赌、红线、封禁、逮捕让所有与之相关的人都感觉到恐惧。

  「2017年的时候,感觉遍地都是工作。简历还没有投出去,就有人找上来问我是不是在闲徕呆过。」一位曾经在闲徕互娱工作的小辉告诉新知君,他前年选择跟着新团队去创业,最后被同行竞争拍死了。到了2018年再出来找工作的时候,大家都在说棋牌游戏从天堂跌入了地狱。

  棋牌游戏死了?

  「怎么可能?」小辉笑道。

  从业者:比较迷茫,还能苟活

  去年年尾,版号重启,棋牌游戏版号骤降。新知君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,联系了李茂(化名)。李茂是做棋牌游戏圈子的,为圈子内的用户传递消息、促进交易和并购,从中赚取佣金。

  「今天有几个朋友跟我说了这事,对我们没啥影响。」李茂笑道,「棋牌游戏并不一定想上架应用商店,外行可比我们还操心。」不过李茂也承认,任何非正面的消息都会对棋牌游戏从业者产生压力,迷茫是大家的普遍状态。

  「大家利润都下滑了,大公司一年赚个小几千万,小公司赚200万左右。」李茂称,现在10人以下的公司依然能达到百万级别,只是不像前几年那么滋润。

  小黄(化名)一直在棋牌游戏定制研发公司做业务员,和前两年相比,最大的变化就是他不敢再随便跟人谈公司的业务了。他只透露,公司原本在三线城市,现在搬到一线城市来了。「我们公司的生意有什么变化,你自己琢磨。」

  刘磊(化名)是真正的棋牌游戏从业者,他的产品没有上架过应用商店,而是通过微信公众号(即试玩站)给产品导量。微信对棋牌游戏的监管越来越严,阻碍用户增长,这是最让他头疼的问题。

  当刘磊得知这次采访将在一个仅有小几千粉丝的公众号发布时,他笑着拒绝,「你这号就几个粉,还不如我的号。」

  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,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。这句话被叶然(化名)实践起来变成了,「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,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更贪婪。」

  相比其他从业者的谨慎,叶然要大胆得多。他经常在各种微信群、QQ群里活跃,如果有人在微信聊天中透露出自己拥有一定量级的用户而无从变现,那这个用户很快就会收到叶然的邀请——成为他的代理。叶然表示,如果能够拉到一个有效用户,一天就能把你现在一年的工资赚回来。

  像叶然这样大胆的棋牌游戏从业者并不多。因为他已经“出海”了。

  市场:用户还在,困难有点多

  在聊棋牌游戏市场的时候,小黄讲了个故事。

  20多年前,我爸从农村来城市打工,每年春节搭大巴回村里。他搭大巴的次数少说也有十几趟,大巴上总是有人拉人头组队玩牌。经常有人把回家过年的几千块钱都赔了进去,打了一年工,空着手回家。

  现在去坐高铁,一样的。有几个人围在一起玩牌,就一定会有人凑上来,恨不能抢过牌帮你打。

  李茂也给出了类似的总结,「本质上,棋牌游戏不是纯粹商业驱使下诞生的市场,而恰恰是需求导致的供给。只要有人还想玩棋牌,这个行业就不会倒。」李茂在接受采访前,刚刚促成了几单并购。在他眼里棋牌游戏没有衰落,有的只是喧嚣变为沉默。

  当然,棋牌游戏利润确实比以前薄了许多。

  李茂认为利润下滑最明显的是房卡类地方性棋牌,「最开始闲徕一家独大,到了后面。传统棋牌游戏公司也来做地方性棋牌,普通游戏公司也来做棋牌,大厂想来分一杯羹,小团队想来一夜暴富。」大家都带着暴富的念头把房卡利润越做越低。

  现在闲徕互娱把房卡卖给代理商的价格已经低到了3毛钱一张(两年前1-2元一张),还常常搞特价活动。

  大家忧心忡忡的还有,腾讯方面对棋牌的封禁越来越严格了。

  用微信群进行交流和交易很容易被封群,分享棋牌游戏群链接也不可控。非主流的社交软件都给棋牌游戏厂商用了个遍,但找微信的替身谈何容易?

  通过微信公众号进行营销推广,会频繁收到因多人举报而导致文章被删甚至号被封的问题。想要解封账号,需要提供相关运营资质和游戏版号。把人给绕进死胡同。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


热门分类